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Code Geass劇組歡樂小日常[02]

*自己都不知道在寫什麼
*外表歡樂深層滿滿都是悲傷的陰謀套路
*論壇體x第三人稱x小清新x紅燒肉[???]都有
*平行AU,普通世界設定,布里塔尼亚世界觀
*破抹布那個玩了一手聲優梗[bushi]
*名副其實的小鹿般內心亂撞[???]

Code Geass劇組歡樂小日常[02]

C.C.是一個很神秘的女人。
罕見的綠色長髮,神棍似的忽悠功力,腦洞比天大還是個芝士狂魔,然而就是這樣一個女人,編出了《Code Geass》這部神劇。
對於這個女人,魯路修送她五個字——超級大魔女。
整天就只知道吃披薩和挖苦他的女人,就要像破抹布一樣使用然後再xjdqns……
咳,好像哪裡崩皮了,趕緊拉回來[?]
魯路修倚靠在沙發上以一種霸氣的中二姿勢翹著腿昏昏欲睡。他其實是坐著的,還在翻看番外Drama的劇本台詞,由於太困了不知不覺就瞇起了他那雙眼睛——然後就有了這麼一個看起來霸氣得賞心悅目但實際中二到不忍吐槽的睡姿。
當某個同居人來到客廳時看到的就是自己的好友扔了滿地的劇本稿紙霸氣地睡覺時,他摸出口袋裡的終端機,默默地開啟了九連拍,發微博。

亚瑟再咬我一次
@头发翘炸天  @我的哥哥怎么这么可爱  @Pizza  
同居人今天晚上也在认真背稿。
[图]

之後他又默默地收起手機,拾起地上散亂的紙張,裝作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湊到沙發上去準備叫醒人。
下一刻他的臉被對方的手覆蓋住,這令他驚訝而不解的面龐上多了一絲被拽住的扭曲。
“魯……魯路修?”
“啊,朱雀……”
沒醒?
而且夢到的好像還是他!
樞木朱雀立馬閉了嘴,內心有隻小鹿在用鹿角砰砰砰撞他的心臟。
“朱雀,你為什麼不給我水呢?”
——啊?
系統提示:您的好友樞木朱雀大腦已當機,請協助關機後開啟智商模式……對不起版本配置太低開啟失敗。
倘若這時房屋內有第三人,就會發現他們的姿勢是有多搞笑——魯路修維持著中二的睡姿,一手摁在正要湊近他的樞木朱雀臉上。
無差別中二式攻擊模式on,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樞木朱雀甩甩頭脫離魔掌。“魯路修?”
沒有回音,看來又陷入熟睡了——所以剛剛那個奇怪的夢話是什麼,夢見到撒哈拉大沙漠了嗎?
正當他抑制不住腦洞臆想時,睡著的人又開始說夢話了。
“就是……這麼……恨我……”
——這回又夢見了什麼?
瞥眼微微顫動的手指,朱雀的眼皮跳了跳。
“水……水都不給我……”
雖然覺得夢裡的這個人已經在撒哈拉大沙漠瀕死了自己也無法相救但朱雀還是給他倒了杯水。
“——魯路修!”他湊到人耳邊大喊一聲。
“啊!”
piu[?]得一下那杯水就灑了出去,朱雀眼疾手快重新接住杯子。
“妳幹嘛……突然這麼大聲。”
被吵醒的人揉揉太陽穴,瞪著他。
“妳在說夢話欸。”
“……夢話?”
“一直在要水喝。妳是夢見了沙漠嗎?”
“我沒有夢見沙漠,那是我故意說的。”
“是,是。所以,要喝水嗎?”晃晃手裡的杯子。
魯路修的臉微微扭曲,少見地粗魯奪過水杯。
“接下來拍的是什麼?”適時轉移話題,朱雀重新撿起桌上的台本,“——娜娜莉夢遊仙境?”
“沒錯。”提起這個,某妹控莫名地驕傲了起來,“我讓C.C.給我加的廣播劇。娜娜莉的生日快到了,我——”
沒說完他就被水嗆住了,好不容易止住咳嗽又開始打嗝,突如其來的狀況使他忿忿閉嘴不再說話。
朱雀體貼地拍拍他的背。沉重的本篇總算拍完,充滿歡樂的番外不禁是給觀眾們帶來笑點,對於他們也算一種安慰。C.C.寫的劇本雖然畫風有點奇怪,一旦接受了這個設定就無法自拔,越來越虐心的劇情令他們這些演員都為之恸容。難得的歡樂無論是對自己還是對職業而言,努力認真地揣摩角色並進行演繹都是他們的義務。
本想興致勃勃地跟好友大談特談《娜娜莉夢遊仙境》這個滿足他妹控願望又滿滿都是槽點的劇本,無奈被水嗆得打嗝的魯路修閉嘴後深思熟慮一會兒,決定還是不要告訴對方他後來的打戲比較好。
【叮——系統提示:玩家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完成每日任務:打友軍[1/1]】
【叮——系統提示:玩家樞木朱雀完成每日任務:莫名其妙被友軍打[1/999]】

後續:
魯路修:媽的智障。
朱雀:……蘭斯洛特,出動!

作者被蘭斯洛特揍死,偽End。

评论(5)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