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Alice in the Wonderland【4】

拖延症发作orz.

文的情节转换会有连接的所以突然间没下文就耐心等待吧【ni】

感觉自己写得越来越不对劲【x】


此章开始出现女体,在此标识下。本章出现人物及名称(由于剧情需要xxx,所以可能姓氏会略加改动。另外女体和性转不同请注意。):

【俄/罗/斯】安娅·布拉金斯基卡娅(虽然个人觉得安雅会更好些但还是依照英文翻译……?)

【美/国】艾米丽·琼斯

【英/国】罗莎·柯克兰

【中/国】王春燕

【加/拿/大】梅格·威廉姆斯

【法/国】弗朗索瓦斯·波诺弗瓦

【普/鲁/士】尤尼娅·贝什米特

【德/国】莫妮卡·贝什米特

【北/意/大/利】爱丽丝·瓦尔加斯

【南/意/大/利】查瑞拉·瓦尔加斯

【西/班/牙】伊莎贝拉·费尔南德斯·卡里埃多


Alice in the Wonderland【4】


正值午夜时分。

寂静间钟声响起,缓慢而悠扬,为城中国民的梦境搭上伴奏。蓝黑衣边浸于潮湿空气,夹杂花与草混合出的自然清香,风掠过衣角,划出美妙流畅的弧度。

脚步声由重变轻。玫瑰花景色被层层藤蔓所掩盖,蓝衣的国王转过身,展现在他面前的是幽深幽深的错杂通道。通道里点燃了灯烛,墙沿繁复纹路透过微弱光芒显现。他一步步走下眼前台阶,长靴撞击地面踏出清脆声响。简直不像一个隐蔽、黑暗的阴冷地道——这就是一个藏于王城内的地下城堡,从城堡深处隐隐约约传来些许喧闹,在入口却怎么听怎么可怖诡异。

国王径直往前走,温度比外面要温暖许多,他不由自主打了个喷嚏。

映着金属光泽的什么东西突然从拐角闪出,在他眼前迅速挥来。

“——唉哟!”

阿尔弗雷德措防不及挨了一下这不知名的袭击,疼得捂住头倒吸口气惊叫出声。

“哦——我还以为是女魔鬼,没想到是你这个笨国王。”始作俑者收起了手中的武器——那泛着金属光泽的铁楸,轻描淡写地微笑,软绵绵的声音平静而略显愉悦。阿尔弗雷德瞥了一眼铁楸,奇怪的防身工具——不如说是杀人工具更为贴切。淡金色的长发渐变为深,有一缕搭在这把该死的铁楸上,竟然还沾有微妙的血迹。

“安娅。”他咕哝道,仍旧捂着头。眼前的少女一脸人畜无害,粉色长裙由浅至深,正如她那从淡金到亚麻层层变暗的长发,娃娃般的面庞配上斯拉夫人奇异的高傲冷淡。

安娅·布拉金斯基卡娅。这个女孩向来给他一种远方那梅花国王相同的微妙感觉,纵使知道她并无恶意,阿尔弗雷德还是不怎么喜欢她。

“那个,你是说——艾米丽不在?”他从安娅的话里抓住了重点。

“如果她在的话,阿尼娅要把她砸成肉酱哦。”安娅依旧微笑,软糯声音与吐出话语搭在一起听来却充满诡异色彩。阿尔弗雷德仿佛已经看到了她怨念实质化的黑气。

“你和她又怎么了?”这场景他见怪不怪。

“她欺负了小梅格。”安娅转过身,“今天是梅格的生日,大家都在庆祝。你也来吧,我们开了派对。罗莎也在。”

“罗莎?她醒了?”阿尔弗雷德跟上她。他们穿过一个个交错繁杂的拐弯。

安娅并没有答话。她在一扇复古大门前停下,推开门,轻微的吱呀声后是突如其来的一阵刺耳喧闹。

“本小姐——呃,帅如小鸟!”

“姐姐别喝了!胃药……”

“你这个土豆肌肉女!”随之飞过的是一个番茄。

“姐姐——别这样对莫妮卡!呗!”

“呜哇……为什么查瑞拉不理俺……”

“你们这些熊孩子阿鲁。”

“唔……还是没有人看到我呢。”

“你谁?”

“梅格哟……”

安娅看着这场闹剧,然后微笑地将那把铁楸往桌上用力一扔。“哐啷”一声,房间里立刻安静下来,在下一刻又爆发出了响声。

“喂很危险的啊大鼻子!本小姐要和你决斗!”泛着金属光泽的长剑出鞘,银色长发的女孩握剑指着安娅,高跟长靴踩上桌面。然而她妹妹立刻制止了她。

“是你太吵了哟,尤尼娅。”安娅走过去捡起铁楸,随后不再理会那个银发的豪放女孩,虽然平日里她很乐意与好友们小打小闹。

“Yo——蠢国王也来了?”尤尼娅热情地招呼道,没握剑的手举起了大杯啤酒,“要来喝一杯吗?喂,West!”她转头喊道——这响度不得不说是在嘶喊,“再来一杯!”

她妹妹已经痛苦地捂住了肚子。

“呃……我觉得还是不了。”阿尔弗雷德回答,虽然他的确很想和尤尼娅痛快地大喝一场,在梅格的生日宴会上——不过如果他答应和尤尼娅喝酒,那么安娅就会灌自己一瓶伏特加然后把自己赶进花园。况且他们现在还有正事。

他跟上安娅的脚步,被拒绝的尤尼娅正嘟嘟囔囔地收起剑,之后用啤酒去灌她的两个恶友。安娅正走向这次宴会本来的主角——抱着白熊几乎呈半透明状态的少女,梅格·威廉姆斯,仔细一看只是光线造成的错觉和她本身的透明气场从而导致她看起来的确不怎么起眼——事实上是太不起眼了。

“嗨——我是说晚上好,生日快乐,梅格。”阿尔弗雷德说道,他敏锐地发现安静微笑的梅格脸上有哭过的痕迹——大概是安娅之前说的,艾米丽欺负了她?

“谢谢,晚上好,阿尔弗雷德。”梅格抱紧了白熊轻声回应。这微弱的声响简直媲拟他那没有存在感的兄弟马修,阿尔弗雷德靠着口型才依稀辨认出她在说什么——毕竟是在那么吵闹的环境下要听到真的很难。

“她们太吵了,”安娅说,“我们去隔壁吧。”她对阿尔弗雷德说道,“里面被艾米丽设了隔音魔法,很安静。”

梅格和阿尔弗雷德欣然同意,于是他们三个人拐弯去里屋。

里屋的门啪嗒地被关上,所有的喧嚣被隔于门外。阿尔弗雷德环顾着房间,房内被华贵的水晶灯所照亮,壁炉火焰噼噼啪啪地燃烧。

安娅在泡茶。显然她泡茶的技艺不怎么样——阿尔弗雷德想,他的王后比她娴熟多了,一举一动都是那么优雅自然,当红琥珀色彩的清澈茶液旋转入加了奶的茶杯中,散发出的香味是记忆里泛黄的享受。而不是——哦,天哪,她还往茶里加了一匙果酱。这会是什么味道?

好吧,其实也没有那么糟糕。阿尔弗雷德接过茶搅拌。他们三人各自坐下。

“艾米丽又怎么了?”他问。

“也没有什么事……”梅格小声说,她那只奇特的会动的熊娃娃趴到了沙发上。

“梅格的生日,她今天偷拿了春燕准备送梅格的饼干,然后往礼物盒里放了一群青蛙。”

阿尔弗雷德忍不住想笑,尽管这真不是个好笑的恶作剧。这可怜的女孩——阿尔弗雷德已经想象出了一群聒噪的青蛙从礼物盒里跳出来,梅格惊喜的眼神变为恐惧,接着那群青蛙四处乱跳,跳到了梅格身上……

“她最后被春燕轰出去了,我打赌她接下来也没有什么好果子吃。”安娅幸灾乐祸,“先不说这个。罗莎醒了,不过她——有点奇怪。”

“奇怪?”

“我听说你的王后回来了。”安娅往茶面呼一口气,看向他,“那真的是亚瑟吗?”

“……我不知道。”阿尔弗雷德沉默一会儿,“我觉得他是。而且怀表承认了他。”

“你确定那不是像我们一样的存在?很像,但并不是——就如你和艾米丽,马修和梅格一样,只是你们的性别相同。”

“——可是怀表不会骗人。艾米丽对我的怀表没有作用。”

“喂,笨国王。”安娅思索着说,梅格垂眸盯着茶面不发一言,“罗莎醒的时候说了一句话。”

“什么话?”阿尔弗雷德疑惑着这两者的关联。

“……你有没有听说过——英/格/兰?”


——TBC——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