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反逆白黑]Peace Time [7]

*平行AU
*文筆很渣,腦洞極大,改動頗多
*Geass與Code設定仍舊存在
*瑪麗安娜皇妃未死,魯路修和娜娜莉正常長大
*時間倒退記憶保留設定
*皇子騎士設定
*第十一皇子殿下秒戴秒摘瞳功力打回原形重造啪啪啪
*時間線改動
*開啟了莫名其妙的小日常
*皇后指代棋子

Chap. 07

十三年前,布里塔尼亚。
繁華匆忙的城市如往常般籠罩迷蒙薄霧,潘多拉貢似乎被賦予神秘的朦朧,作為布里塔尼亚的首都,科技化的都城始終脫離不了本源的安靜。
布里塔尼亚皇宮又把此安靜擴展極致。莊嚴奢麗的宮殿自發地使人不敢大聲說話,身處花繁樹盛的皇家園林也不能讓人感到一絲輕鬆。
這卻又不盡然。人盡皆知如今第98代皇帝查爾斯的皇妃瑪麗安娜受盡寵愛,她居住的白羊宮就像個閒適的小庭院,皇室子女們都愛去那裡玩,漸漸地,白羊宮也成為皇子皇女們的樂園。
“我想要做魯路修皇兄的新娘!”
年幼的粉髮皇女口齒不清咀嚼嘴裡的核桃司康,還沒等其他人開口就搶先說道。
“不,兄長大人的新娘是我!”
年紀更小的淺髮女孩打斷她。
“是我要嫁給哥哥!”
插嘴的是淡褐頭髮的紫眸男孩。
“你們……”原本手捧童話書將故事的黑髮皇子無奈地撫上額頭,想說什麼思考半天又說不出口。
“兄長大人每天都在身邊照顧我,長大以後我肯定會嫁給他的!”閉著眼的淺髮女孩接著說。
“不對不對!你們倆才不能結婚呢!”粉髮的皇女睜大眼反駁她,“同父同母是不能結婚的,我都問過姐姐!”
“只要去請求母后同意,我和兄長大人就能訂婚了!”淺髮女孩不甘示弱。
“啊,狡猾!”
尤菲米婭驚叫一聲,隨機想到了什麼,加快語速說道:“不對,魯路修皇兄愛的人才不是妳,他愛的是我。”
“尤菲皇姐妳胡說,兄長大人昨天還特意做了小餅乾給我吃。”
“哥哥還送給我掛墜盒呢!”羅洛索性撲到一直扶額的黑髮皇子身上,後者吃痛地發出喊聲接住他。
“那皇兄妳說,妳要和我們中的誰結婚?”尤菲米婭轉頭,嚴肅地看向弟控發作正無意識揉撫羅洛頭髮的當事人。
——這個問題簡直就像是經典的“我和媽媽掉到水裡你先救哪個”一樣……
“誰要和尤菲米婭結婚?”突兀的女聲插入討論,深紫紅髮色的皇女皺緊眉頭走進花園。
“魯路修皇兄!魯路修要和我結婚!”
“魯路修?!妳……”她驚訝的目光轉移到最年長的孩子身上。
“不!皇姐,尤菲米婭是在開玩笑,我——”
“——我才是要和哥哥結婚的人!”羅洛又插話。
“嫁給兄長大人的是我才對!”一反常態堅定不移的娜娜莉。
三個人又嘰嘰喳喳地吵起來,魯路修趁機拉開羅洛起身就跑。“皇姐,交給你了!”
“……哈?我?”柯內利婭茫然。
“站住——!”
“不要逃跑,哥哥!”
“兄長大人妳在哪裡?”
原本三个吵架的孩子立刻統一戰線。
魯路修氣喘吁吁地跑在皇宮的長廊,腳步都匆亂幾次差點摔跤。一只白皙溫暖的手拉住他。
“怎麼了,跑得這麼快?”
是瑪麗安娜皇妃。她俯身,從上衫口袋拉出手帕,細細拭去他額間汗珠。
“母……母后……”他喘著氣,穩下聲線問候。
皇妃發出一陣悅耳笑聲。“又被尤菲米婭追著跑?”
“……差不多是。”魯路修低聲答。
“她真是個可愛的孩子,”皇妃随意輕掠漆黑卷髮,拉起兒子的手邁步,“妳和她感情真好。”
“她只是妹妹……”
“說不定,以後妳會和她在一起呢。”
皇妃開玩笑說,輕快語調配上溫柔眼神,深紫眼眸凝視一會兒自己的兒子,有些意味深長。
“怎麼可能……”
擺出無奈的神態,年幼的魯路修低下頭咕噥,乖乖地由母親牽著自己的手前往茶廳。

“——妳還好麼?”
綠髮女人喚醒他的神智,額前火紅符號淡去,金色瞳眸始終是平靜無波的漠然。
他被強制脫離童年的記憶,回到十三年後。
“母親……瑪麗安娜,她為什麼沒死?”魯路修沉默許久,喉間有些發澀。
C.C.搖搖頭。“一切都重來了,”她說,“以前的事也不絕對會發生。”
“但是她仍舊用我和娜娜莉做實驗,”提及這個話題他有些惱怒,手指習慣性在木桌上彎曲輕扣,“教團所謂的Geass實驗。但是V.V.沒有殺她,而這本來是必定發生的,我所做的並沒有影響到他們。”
“他們原本就已經是C的世界的一部分了。”C.C.歎氣,“我許下的願望是扭轉時間,讓一切重來,其餘的我都不能做到。”
“……或許他們和我們一樣留有記憶?”
“有可能。”C.C.說,毫不顧忌地坐到他床上,踡起腿抱住自己的雙膝,“妳出生之前,瑪麗安娜看起來對實驗的進度很急迫。”
“這事妳為什麼不告訴我?”
“告不告訴妳有什麼區別嗎?”綠髮的魔女輕笑,反問。
“……哼,的確。”
魯路修走到擺置國象的小桌邊。黑白棋子在格間無聲廝殺,黑方本該站著皇后的位置卻是空蕩。C.C.掃視一眼棋盤,再度搖了搖頭。
“棋局裡規劃得萬無一失,實際上寧可出動王也不願動用騎士。妳到底是怕他上戰場受傷還是怕他成為敵人?”
“他該和尤菲他們一樣,遠離棋局之外,無論是同盟還是敵軍。”
C.C.嘲笑似的發出輕哼:“妳明知道不可能。”
“我可是奇跡的‘ZERO’,”他捻起黑色王棋,冰涼棋子飛快在他指間繞轉一圈,緊接著敲在棋盤上磕碰掉對方的主教,“一開始就在零中誕生的可能。”
無視那自信微笑,C.C.開口諷刺:“沒錯,連情商也是‘ZERO’。”
自信的微笑立馬垮掉:“我的情商怎麼了?”
“ZERO,恭喜,還沒有變成負數。”C.C.聳聳肩,“的確是不可能,如果妳的情商再高那麼一點點,也許就知道是為什麼了。”
“……為什麼?”茫然,“妳在說什麼?”
“啊——妳沒救了。”裝腔作勢哀歎,C.C.走下床鋪,撿起被疊在旁邊的雪白教服披上,寬大兜帽隱隱遮住她淺綠長髮,“我繼續帶著妳的皇后去前線衝鋒了,但願妳的情商能夠從零變成一。”

To Be Continued

*磨磨唧唧呱了一章發現戰役什麼都沒講,我都在幹什麼……
*定位不要羨慕我,做貓就是比做人好[被騎士揍飛]

评论(4)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