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反逆白黑]Peace Time [6]

*平行AU
*文筆很渣,腦洞極大,改動頗多
*Geass與Code設定仍舊存在
*瑪麗安娜皇妃未死,魯路修和娜娜莉正常長大
*時間倒退記憶保留設定
*皇子騎士設定
*第十一皇子殿下秒戴秒摘瞳功力打回原形重造啪啪啪
*時間線改動
*開啟了莫名其妙的小日常
*註明一下敘述的時間是相互有差異的,具體前文可能會看到過渡,想分次描寫下同一時間點大家的不同經歷。雖然可能看起來會亂但盡量會把時間點描述清楚。
*娜娜莉毀壞物品取自官方小說,記得有這一段……

Chap. 06

明亮陽光突兀刺入他的眼,緊接而來的是劇烈到他幾乎慘叫出聲的疼痛。
——血。
大量血液頓時從胸前流出,嘩啦啦染紅了華麗白袍,他從高處摔下去,被妹妹抱入懷中,耳邊是妹妹的哭喊。
——別哭啊,娜娜莉……
他想要伸手,卻無濟於事。勉勉強強抬起頭,痛意的流失讓他意識到自己即將死去。
“我……將世界毀滅……又將世界……創造。”
閉上眼,他在妹妹崩潰似的哭叫中模糊了意識。
沒來由的,心中的恐懼由下至上攀升。
再恢復意識時,他已是一抹遊魂,苦苦飄蕩在皇宮裡,飄進白羊宮中,輪椅裡的少女撕扯花瓶裝飾的花瓣,玫瑰花枝上的荊棘扎傷她的手,少女卻是絲毫沒有注意。
仿佛是無意識間所做的舉動,她的臉上是無知的茫然。
“娜娜莉!”
他喊出聲,後知後覺地意識到自己已經死了。
——多麼熟悉的畫面。
初到日本什麼都懼怕著的娜娜莉,也是在本人完全不知情的情況下瘋狂地毀壞。
少女自然沒有聽見他的聲音,於是他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妹妹無意識地破壞,手指上斑斑駁駁都是血腥。
“娜娜莉……快停下!”
他徒勞地去奪她手中的花枝,理所當然地,他的手指穿過了她的手。
他忽然驚恐地後退兩步。
——我……死了。
——這就是我創造出來的世界?
——連妹妹都不能保護。
突如其來的恐懼與憤怒佔據他的大腦,他看到破碎的花瓣被丟到地上,少女彎腰去撿起花瓶鋒利的碎片——
“——別碰!”
他陡然驚醒,黑暗中水紅色不死鳥在他眼中璀璨展開雙翅。冷汗密密麻麻浸濕他的頭髮,他深呼吸慢慢冷靜下來。
——果然是夢……蠢死了,居然去質疑這種事情……
——娜娜莉早就長大了,不會被嚇到作出這樣的蠢事。我真是……
他頭疼地捂住前額,嘲笑了會兒自己在夢中的天真懵懂。也只有夢,他才會迷迷糊糊地一根筋直撞,不會去思考概率和可能性的問題。
木門被輕輕敲響。
“殿下?剛剛聽到了聲音,出什麼事了嗎?”
——是朱雀。
“沒有,抱歉,只是剛剛做了噩夢。”
他調整呼吸揚聲回答。
“我可以進來嗎?”
魯路修聲音一頓:“稍等一下。”
他匆匆忙忙打開墻上壁燈,在抽屜裡翻找隱形眼鏡盒,酒精式的免洗洗手液在手上迅速抹開,他打開雙聯盒,一手扶眼一手持鏡乾淨利落地戴上,隨後眨眨乾澀的眼睛,把盒子塞回原位。
“好了,請進吧。”他說。
門把被扭開,走進房間的人還穿著軍裝——他和柯內利婭都沒有睡下,軍人的作息總是非常規律的。
“什麼噩夢讓妳這麼慌亂?”朱雀極為自然地倒了杯水給他。
“只是夢到以前的一些事情——謝謝。”
他接過水慢慢喝下,平復躁亂的情緒:“你還沒睡嗎?”
“剛做完蘭斯洛特的最後調試。”朱雀看了他兩眼。
“我聽尤菲米婭說那天妳駕駛蘭斯洛特去支援皇姐了,”他斟酌措辭,“妳是怎麼想的?明明很危險。”
——如果現在的朱雀還抱有“求死”的心態……
被他提問的人驚愕地反問他:“妳下令了營救總督殿下,不是嗎?”
“我可沒說讓妳去。”
“尤菲殿下的判斷是明智的,那種情況後方只能待命。”
魯路修敏銳地察覺了話語裡某個親暱的稱呼,裝作沒聽見:“然後就讓妳也去送死?”
“但事實上我成功了,不是嗎?是我自己主動要求去支援的,不關她的事。”
“這次成功只是碰巧,”他裝作不了解友人駕駛KMF實力般地反駁,事實上到目前為止他的確沒有看到過現在的朱雀駕駛蘭斯洛特,“妳以為妳有幾次成功?”
“喔,我是個騎士,”朱雀皺起眉頭,“不至於那麼弱小,妳該信任我。”
“我倒是沒從你的行動看出有什麼值得信任的地方。”魯路修諷刺。其實他知道那情形下出動蘭斯洛特是正確的選擇,他這樣“爭吵”只是在拐著彎兒套話。
“好歹我也是妳的騎士。”朱雀耷下肩膀,嘴角下彎,露出一副苦苦的表情。
魯路修煩躁地踢掉被子:“我的騎士去聽從別的皇女調遣……”
“妳在想什麼亂七八糟的,支援總督不就是妳想要的嗎?”朱雀簡直不敢相信聽到的話來源於自己的摯友口中,“妳把指揮權交給尤菲米婭了!”
——我沒有想什麼亂七八糟,我只是想套妳的話。還有,這傢伙連敬稱都不加了……
“妳就那麼想上戰場?”
朱雀擰起眉,扭出一個“這個人不可理喻”的神色:“我都說了,不是妳要把總督殿下營救回來的嗎?”
“這個和那個有什麼關係?妳為什麼要讓自己身臨險境?”
“11區不比皇宮,隨時都可能發生戰亂,這是妳自己說的。”
“那又是另一回事,妳現在就是把胸膛往槍口上撞。”
朱雀撫額:“我駕駛Knightmare的技術沒那麼差……況且還是蘭斯洛特。”
“……我只是擔心妳。”
——好像除了“我想把柯內利婭帶回來”這個理由,其他套不出什麼話。
挫敗地得知這個事實的魯路修只得主動加快結束話題。
朱雀歎氣。“放心吧,我可是妳的騎士,不會這麼輕易就受傷的。”他眼神瞟過被踢亂的被子,“不睡了?”
“突然想起還有事情沒做。”魯路修從善如流,“妳先去睡吧?”
“熬夜對身體不好。”雖然這樣說,朱雀還是替他打開大燈,“祝您有個美好的夜晚,殿下。”
“也祝你安睡無夢。”
金屬開關控制木門無聲關上。魯路修恢復清醒冷靜的神態,指尖朝眼球一抹摘去紫色隱形眼鏡收入雙聯盒內,從床頭抽屜裡翻出手機。
——說到底,“我要去救柯內利婭”這樣鬼扯的理由是什麼意思?
魯路修·活了不知道多少年·布里塔尼亚認真地思考起了這個問題。

To Be Continued

C.C.:情商為零半夜還給我打電話,秀死你們兩個的恩愛,這種問題還來問我,媽的智障魯路修。


评论(2)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