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反逆白黑]Peace Time [2]

*平行AU
*文筆很渣,腦洞極大,改動頗多
*Geass與Code設定仍舊存在
*瑪麗安娜皇妃未死,魯路修和娜娜莉正常長大設定
*娜娜莉後天殘疾設定保留
*羅洛是公爵之子,娜娜莉和羅洛兄控,魯路修弟妹控設定
*時間倒退記憶保留設定
*皇子騎士設定
*第十一皇子殿下秒戴秒摘瞳功力打回原形重造啪啪啪

Chap. 02

魯路修捂住眼,吃痛地倒吸一口冷氣。他放下手睜開雙眸,眼球充斥著血絲隱隱泛著生理性的眼淚。他閉閉單眼,眼球裡鏡片的刺激令他有些難受。
隨後他小心仔細地將隱形眼鏡盒收起,裝進箱子。
一切準備就緒。
他到達11區已經兩天。熟悉卻又有些不同的局勢卻讓他感到陌生。
——在沒有他的情況下,日本解放戰線是如何做到這個地步的?
他緊盯著巨大屏幕上的投影。尤菲米婭站在他身邊,樞木朱雀站在他身後,無不都是緊緊關注著屏幕上的戰局。
但他想的卻不是尤菲或朱雀那樣的輸贏與否。龐大記憶被大腦所調動,昔日畫面不由浮現在腦海之中。他想的,是這場戰役該不該贏。
照理說所有都應該重來了。幸福的家庭,父母的關愛,兄弟姐妹的歡笑,他手上再也沒有負擔無辜的生命,他是神聖布里塔尼亚帝國的皇子,應當為國而戰——
——不,不對……
從大腦突然穿出的刺痛直直貫穿他的頭顱。魯路修不禁顫抖身軀,捂住頭,單手握拳緩解疼痛。
短短的記憶卻太過清晰龐大。不同於C.C.能夠逐漸淡忘封存的記憶,他的記憶充滿著苦難與疼痛,承載了過多卻又在一朝夕間翻覆重來,隱隱之間他開始混淆了。
“——魯路修!”
少女的驚喊把他從回憶裡強制拉出來,他眨眨眼,回過神,身著白色披風的騎士走上前,翠綠雙眼中毫不掩飾擔憂的情緒。
——對……以前和現在已經不一樣了。還有能力去挽回……
“妳怎麼了,不舒服嗎?”少女憂心的聲線傳入耳朵。
他穩穩身軀,對友人和妹妹展開微笑。“不,並沒有……”
“殿下,我建議您還是該去休息。”
——休息?不可能。
在剛剛經受自己痛苦記憶折磨的瞬間,他就明白了自己該做什麼。
目光回到屏幕呈現的戰場上。與先前相似的局面……造成這種局面在目前來講幾近是不可能。如此熟悉,他甚至能夠立刻想到對方下一步的動作,因為這就是曾經的自己所策劃的。
——怎麼會?!
他絞盡腦汁也無法想出可能性。除了他自己還有誰會想出這樣的戰術?可是現在……
——不,還有一個可能。而且幾率是……
腦海內閃過短短的名字,他立馬想到了對策,嘴角故意彎得牽強,順應著人的話說下去。
“啊……抱歉,我好像有點熬夜過度了,前兩天飛來這裡……”
“不要緊吧?朱雀君,快帶他去休息。”
“尤菲,”他揉揉太陽穴,叫出少女的暱稱,有意輕弱的語氣帶著鄭重,“妳看,柯內利婭皇姐現在的狀況並不處在有利的一方。我沒有辦法幫到忙,身為副總督,我給予妳暫理後方軍隊的權利……”
尤菲米婭只覺一種沉沉的擔子壓在了自己身上。她望著眼前的人,堅定地點頭回應他的話。“安心去休息吧,朱雀君會幫助我的。”
“聽著,尤菲米婭,柯內利婭皇姐是軍人,她會上戰場衝鋒陷陣。我要妳在她陷入危機的時候出動後方軍隊,一定要安全把她帶回來。”
——這場戰役,輸的不能是對方。
得到少女的允諾,他在友人幾乎是攙扶的陪伴下回到房間。
“下機已經兩天了,還是不舒服麼?”
身旁的人忽然出聲。
——不能讓朱雀發現異常。
“……果然真正實戰和紙上談兵還是不一樣啊,每天想著這些頭都痛了。”
“交給我和尤菲米婭殿下吧,您現在應該好好睡一覺。”
魯路修發出輕笑。“我會的。”然而他的笑意卻沒有維持多久,“樞木卿,克羅維斯皇兄已經重傷。我只是想保證柯內利婭皇姐的安全,在戰場上……”
他沒有說下去。對方顯然已經明白他的意思:“柯內利婭殿下一定會毫發無傷回來的。”
魯路修低頭作出難受的困倦狀,掩下唇角冷靜笑意。因童年親妹受傷殘疾的陰影而為戰場上的皇姐無盡擔憂的皇子,他已經能料到那些人在想什麼了。
在一開始他就佈下了棋局,他就是手執國王的棋手,棋子斬殺間瞬息萬變。
門被輕輕拉上,他抬起頭,緩慢挪動腳步趴於門面小心地聽著腳步聲漸行漸遠。
他脫下身上衣物疊在一旁,換上普通貴族的便裝,往床上扔幾個抱枕和睡衣後蓋上被子,輕手輕腳開門。
他去的也只是一個房間。
華麗的四柱床勾勒皇室家族紋路,屬於教廷的白色服飾被隨意扔到地上,白床單攤著個黃色玩偶,可以稱得上是亂七八糟。
唯獨沒有人的存在。
魯路修瞇起眼,現在他可以確信那唯一可能的幾率逼近百分之一百。
——果然是共犯,C.C.

柯內利婭沉下臉。她沒有想到日本解放戰線裡會存在這樣的人才,連她都忍不住感歎了對方的睿智果斷。
——可惜是個Numbers。不過,布里塔尼亚也不是輕易就能打破的。
她的騎士吉爾弗德被她下令,無法前來支援。只要後方不動的話……她相信皇弟的判斷會和她一致。
她柯內利婭·Li·布里塔尼亚,在戰場上只是軍人,是率領軍隊的副總督,而不是布里塔尼亚的皇女。
下一刻她卻驚訝地睜大眼。從後方傳來的通訊切入系統,她看到皇妹的臉出現在眼前。
“姐姐!撤退吧,不然就陷入敵人的埋伏了!”
“我不能撤退!”
柯內利婭不假思索地反駁。她掃視一眼,並沒有看到皇弟的身影。
“魯路修呢?”
“他不舒服,現在把指揮的權力交給我了。”
柯內利婭一愣。這個時候不舒服?不,現在不是注意這種突發狀況的時候。“尤菲,保持後方不動!”
“姐姐!”
“這是總督的命令!”
“……魯路修是副總督,他下達的指示是保證皇姐毫發無傷。”
“……什麼?”
柯內利婭不禁皺起眉頭。
——魯路修怎麼會……他應該知道這是戰場!
迅速地,她想到了理由。
自記憶裡皇妹那痛苦的叫喊,下肢的癱瘓和失明的眼睛……
——但現在不是兒女情長的時候,只有堅持下去……!
“後方不能動!尤菲米婭……妳應該能做出判斷!”
她作出最後的反駁。
“妳說得對,姐姐,這是戰場。”畫面裡尤菲米婭的眼神充滿堅定,“但我也讚同魯路修的想法。所以……”
“尤菲米婭!”
“——我讓朱雀君駕駛蘭斯洛特去支援妳了。後方會等待前方的戰捷訊息。”
聯絡被掐斷。柯內利婭怔了一瞬間,大腦有些混亂。
她的妹妹,不知什麼時候已經能做出這樣的決定了。

To Be Continued.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