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反逆白黑]For the time being[1]

*Code和Geass能力的四通八扯
*可復活設定
*Geass又在菜市場兜售了
*設定超亂文筆超渣

Chapter  One

充滿機械與金屬的房間。
鋼鉤上懸掛吊瓶,透明色液體通過導管源源不斷輸送至皮膚以下靜脈。
漆黑長髮略顯凌亂散在床間,被繃帶蒙著眼的人逐漸轉醒,像是還不習慣黑暗般伸手摸索。很快他意識到手上還插著針管,於是小心放下手臂維持原狀。
周圍只有滴滴嗒嗒冰冷的機械聲,除此之外竟是分外安靜,由此他初步判斷出房間裡沒有人。
他用那隻沒有打吊瓶的手撐住身體,坐了起來。眼前是被封閉住的黑暗,他不適應地皺起眉頭,循著記憶裡按鈴的所在處摸索,並毫無意外地摸到床邊一塊冰冷的金屬,手指發力摁下。
瞬間清脆的鈴響替代安靜的機械聲,幾乎是立刻,外界就對這突兀的噪響作出回應。
他聽到門開的聲音,隔著繃帶能感受到從外透進房間的冷光。
“你醒啦!哥哥。”腳步聲漸近,隨即一雙手覆上他冰涼的指尖,帶著溫度,“感覺好點了嗎?”
熟悉的音色,熟悉的語氣。
“只不過還沒有適應而已。”
他揚起輕笑放柔聲音去回答,觸摸到手上過熱的溫度和汗濕,隨口問道。
“剛剛出去了?”
“和埃拉出去買東西了。”略顯稚嫩的聲音回復,“哥哥怎麼知道?”
他拍了拍人的手。“跑回來的吧,手上都是汗。”他頓了頓話語,“你和埃拉——那個女孩很熟?”
“都是以前教團裡的人。”
他回憶起那兩個金髮女孩,其中一個還對他用了Geass。“她也有Geass?”
“……準確來說有,”聲音似乎遲疑地停頓,“但是不完整。——哥哥要吃點東西嗎?已經下午了。”
他點了點頭,順道揚揚那隻插著針管的手。“打完了嗎?”
衣料的窸窣聲傳來,接著是衣袖輕掃過他的髮絲,他的腦海裡都能自發想象到眼前的人踮腳去看那個藥瓶。“——還有一點,哥哥你想吃什麼?”
“什麼都可以。來點熱的就再好不過了。”
“那我去告訴他們。”
他聽到回應,接著是腳步聲由近轉遠。他歎出口氣,手指下意識摁上太陽穴揉搓幾許,從剛剛看似日常的對話中抽取有用的信息加以分析。
——現在旁邊幾近都是昔日的純血派,他們的目的還能夠推測,剩餘發現的還有三个教團的殘党……
他伸手將臉上繃帶解下,睜開雙眼。
雙眸中呈現似紫似紅的瞳色,鮮艷的水紅不死鳥隱隱展翅。
如果此時隨便哪個日本人或布里塔尼亚人看到他的外貌,都會認出他的身份。
已死的暴君,布里塔尼亚第九十九代皇帝,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為什麼還活著。
他的記憶是混亂的。被長劍一刺穿心,在劇烈疼痛中摔下禮車,臨死前走馬燈似的回憶後是妹妹不可置信的面龐。
隨後他的意識就回歸了C的世界。昏暗的環境並不像他的共犯那裡一樣清晰明亮。幽深的長廊,墻上懸掛的是一幅幅畫,他經歷過的故事,被定格成畫死死釘在墻壁上。他在這裡待了很久,因為他不知道怎麼出去,以及要去哪裡。
不知是過了多長時間,終於來了一個除他以外的人,卻意料之外的不是那個綠發魔女。
是一個Geass的持有者,教團的殘党之一。莉莉絲·艾利什特,因她特殊的Geass能力,來到C的世界召喚他的意識。
繼而他也在她的話中明白了自己並沒有死,卻也不算活著。
他殺死了自己的父親,從父親那裡繼承Code的能力,然而他用Geass的王之力對人類的混合意識體“神”許下願望,Geass壓制了Code,導致他流落在C的世界裡半死不活。
“神”依照他的願望沒有停下時間的腳步,相對地,他收到自己以及人們的願望所驅使,沒有真正死去。
莉莉絲·艾利什特的目的,就是讓他回歸原本的世界。她的Geass能力是還魂,從C的世界裡讓人的意識分離,回歸現實。
——而“他們”真正的目的,他還不知道。
他沒有被死亡所擁抱,反而被硬拉回了這個世界,還無法與外界聯繫,連C.C.都沒有找到他。
他明白自己的Geass出了問題。太過強大的王之力令他只能夠閉著眼跟人說話,除此之外完全無法收斂——隱形眼鏡在他“死”的時候早已摘下。而且他的Geass再也不是只能使用一次的Geass了,雖然強大,對他來講卻不是什麼好兆頭。面對真正重要的人卻不能睜眼直視對方說話,這種感覺讓他想起了娜娜莉十幾年來面對黑暗的生活。
不自覺地用手撐住下巴,他的大腦在事隔幾年後又開始高速運轉,讓他迅速想到數種脫離這裡的可能性和獲取情報的方法。
——無論如何,先應該從可接觸的人下手……
他垂下眼,手捂上自己泛紅的雙眸,露出嘲諷輕笑。
——沒想到,我還是要活著,還是憑藉Geass的能力以這種身份回來……
——不過……既然活著,就讓我送上一份感謝禮吧。

To Be Continued.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