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反逆白黑]Peace Time [1]

*其實白黑白並沒有什麼區別
*平行AU
*文筆很渣,腦洞極大,改動頗多
*Geass與Code設定仍舊存在
*瑪麗安娜皇妃未死,魯路修和娜娜莉正常長大設定
*娜娜莉後天殘疾設定保留
*羅洛是公爵之子,娜娜莉和羅洛兄控,魯路修弟妹控設定
*時間倒退記憶保留設定
*皇子騎士設定

神聖布里塔尼亚皇宮。
白羊宮的環境一如既往充斥和平氛圍。在這座瑪麗安娜·Vi·布里塔尼亚皇妃的殿宇裡,從來都與外界的戰火硝煙隔絕。
“——停下,停下……尤菲米婭!”
“對妹妹有著異樣情愫的第十一皇子,”甜美悅耳的聲音作詠歎調,“‘啊,我的妹妹即便在不會動的照片中也是永遠活潑動人’——”
“——尤菲米婭!”
皇家花園裡黑髮的少年氣喘吁吁,終於停下腳步彎身喘氣,惱怒地抬頭瞪著正縱聲歡笑的粉髮少女。
“聽著,魯路修,”她故作嚴肅狀,“如果我告訴娜娜莉和羅洛——”
“——把它還給我!”
累得氣喘吁吁的少年又開始邁開腳步。少女瞧見不禁輕快地跑兩步,揚揚手裡的照片。
“如果妳請求父皇也帶我去11區,我就把照片還給你。”
“11區又不是好玩的地方!再說了,你需要陪著娜娜莉——”
“——我可以提早回來,把在那邊看到的都告訴娜娜莉。她可是很想跟你們一起去的。”
“……妳先問過皇姐再說。”
“姐姐肯定不會同意的!如果妳事先請求過父皇,父皇同意了,姐姐肯定就沒話說了。”
“你是連計劃都做好了嗎?……好吧,不過妳得一直待在皇姐身邊。我可不保證她會不會過來找我茬……”
黑髮的少年無奈地妥協。少女立刻發出歡呼,將手裡照片還給他,上邊印著的是淺褐髮色女孩和男孩安詳的睡顏。
——第十一皇子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是個標準的癡漢弟妹控。
這在布里塔尼亚皇宮是公認的事實。
黑髮的少年趕緊收好照片,還沒來得及恢復平日優雅皇子的姿態,就聽到熟悉的聲音傳入耳中。
“朱雀君!”
粉髮少女笑彎了眼看向走進花園的友人。
——樞木朱雀。
多年前在“日本”被當時的皇族成員撿回皇宮的名譽布里塔尼亚人,現今第十一皇子的騎士,在11區人眼中是集羨慕與仇恨一身的人。
讓這種身份的人作皇子的騎士未免會讓人們頗有微詞,但誰也不想得罪被皇帝和皇妃溺愛著的魯路修皇子,於是並沒有人站出來反對。
“早上好,尤菲米婭殿下——我是說,魯路修殿下,皇帝陛下召您去殿廳。”
“記得幫我跟父皇……!”
尤菲米婭立即出聲,少女的臉龐完全遮掩不住激動和興奮。
“是,是。”
魯路修無奈地歎了口氣,面對妹妹們他永遠都是妥協的一方。接過一旁騎士遞來的外套,他低頭細心扣上紐扣,邁開步伐,自家的騎士兼好友跟在身後。
他的思緒卻不由自主飄開了。
11區。昔日名為“日本”的地段,他本該是在那裡成長的,在那裡開始一切,又結束一切。
而現在他卻在皇宮安然成長,沒有記憶裡的慘痛回憶,取而代之的是快樂仿若謊言的生活。
穿過宮中長廊,他微微停頓,接著走進大殿。
“父皇,母后。”
殿內並沒有什麼人,只有高坐在王座上的皇帝,王座旁他的母親,還有一個綠髮金眼的年輕女人。
“吾子,妳將去11區,身為11區副總督應好好輔佐柯內利婭。”
黑髮的皇子露出微笑。“是的,父皇。我定輔佐皇姐治理11區。”
“此番前去是否再派圓桌騎士伴隨?”說話的是他母親,皇妃瑪麗安娜,如記憶裡般溫柔慈愛,“11區戰火不斷,先前克羅維斯重傷回國,此次又傳通報柯內利婭險些受傷。”
“母后,有樞木卿陪我前去足矣。況且,11區人民尚且不需圓桌騎士出動。”
皇妃皺眉。她深知11區戰爭的危險性,只是為了“那個計劃”,她和皇帝必須將兒子送離身邊。她始終不太相信名譽布里塔尼亚人,也知道自己兒子在體能方面簡直是個戰五渣。
隨即她看到自家兒子的笑容加深。“兒臣在此有一事相求,請父皇和母后下旨令尤菲米婭皇妹隨同我去11區。”
“尤菲米婭?”
“尤菲米婭皇妹平日聰慧過人,對政事頗有一番見解,並身為柯內利婭皇姐的親妹,對皇姐心思了解透徹,想必有她同去輔佐皇姐,11區治理定能迅速圓滿。”
——還不如說是趁著尤菲米婭和柯內利婭冒出粉紅泡泡的時候自己可以對戰事插一手。
被尤菲米婭耍弄的皇子如此打著如意小算盤,他在國事上可從沒讓自己吃虧。
而且他篤定了皇帝不會反對。對子女採取“放養”制度,重傷的克羅維斯皇兄他連入殿看望的舉動都沒有一分一毫,小小的“讓尤菲米婭前去11區輔佐”的要求對他簡直是無關緊要的小事。
瑪麗安娜皇妃沉思幾許。“尤菲米婭還沒有騎士吧?若是這樣,就讓阿爾斯托萊姆卿隨護身邊。”
——阿尼亞·阿爾斯托萊姆。
魯路修不動聲色地微笑,安然接受母親的提議。最受寵愛的皇子在皇帝和皇妃面前受到的也是不同的待遇,就算是對意見直接的反駁也不會遭來他們的不滿和駁斥。
當離開殿廳時,他的目光停留在沒有說過話的綠髮女子身上。身著白色教服的高貴女子有著淡漠的金眸,回望他,突然露出一個魅惑如貓的笑容,接著又轉回冷漠的神色。他不由得撇開目光,嘴唇動了動還是沒有開口小聲吐槽,徑直退出殿內。
布里塔尼亚的本國是如此和平。
最後一天,他還在白羊宮自己的書室瀏覽文件。11區的資料和種種戰報通過在大洋彼岸的柯內利婭那邊傳到這裡,有限的信息令他初步判斷出11區反抗勢力逐漸崩潰。柯內利婭不愧是久經沙場的鐵血公主,雖說是女子,在戰場上面對敵人卻行事果決毫不懈怠,一個真真正正合格優秀的軍人。
他放下厚重白色紙張,抬頭詢問不發一言沉默的騎士。
“樞木卿。對於11區的政策,皇姐主張的是‘鎮壓’。你又怎麼看?”
“殿下?”
褐髮的同齡少年微微訝異地叫出聲,接著思考了會兒回答:“鎮壓這種行為並無法真正消除人們對於布里塔尼亚的抵制。”
魯路修點點頭。“若是尤菲,她的提案會與皇姐截然相反。你知道,她是主張‘懷柔’的一派。”他的手指彎曲,指骨輕扣紙面,指尖不經意掃過漂亮的印刷英文,“但如果實行懷柔,對布里塔尼亚屈服的人民暫且不論,柯內利婭先前的戰爭與尤菲米婭的行為衝入,勢必會造成分裂,恐怖分子趁虛而入,加上租界11區人民日漸對本國產生恐懼和不滿,也不是長久之計。”
“如果結合兩位殿下的提案,轉從布里塔尼亚內部改變呢?”
魯路修失笑。“這在當前的確是個好方法,但也只會是權益之策,樞木卿。”
——從布里塔尼亚內部改變,這種聽起來無比美好的想法也只會是想法,施行起來幾乎不會成為可能。雖然和先前不一樣,但殖民的快感已經開始侵蝕布里塔尼亚國民們的思想,貪婪的本能不可能被抑制,仇恨也總有一天會爆發。
褐髮的友人顯然不同意他的說法。“我會證明給你看的。”他說。
魯路修只是看著他,然後揚起如平常般的溫和笑意:“我期待看到那一天。”
——但這還遠遠不夠。和平針對的只是布里塔尼亚的民眾,而他們總有一天會從高處跌落吃到萬劫不復的苦頭。
紫眸倒映友人的清澈笑顏,他垂下目光,用裝作認真翻閱資料的神色掩蓋複雜心緒。
——真正需要的,只會是破壞的覺悟。

To Be Continued.

评论(6)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