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反逆白黑]For the time being(序)

*高三狗慢更注意
*巨坑腦洞極大注意
*雖然是反逆黑白黑但是是正劇所以戀愛pika小場景幾乎沒有注意←感覺cp味道都超淡
*文渣注意

Chapter Zero

在布里塔尼亚第九十九代皇帝暴君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死後,一切都變得好多了。
平凡安逸的生活重新回歸於民眾們的生命。他們不再為戰爭而苦惱,每日每夜在地鐵或是公車上來回穿梭忙碌。學生傳揚著黑之騎士團領袖ZERO的英雄事跡,而國家也由軍事戰爭變為了政治談判。
——那一天以後,什麼都變得輕鬆了。
卡蓮輕快地背起沉甸甸的書包,咬口幹麵包向病床上母親隨意招手後就出了門。她終於能以紅月卡蓮的名字光明正大出現在校園而不遭受到任何歧視,這卻是要歸功於某個暴君的殘酷無道。
——所有的都如你所料呢,魯路修。
卡蓮停下腳步望望天空,湛藍的色彩取代往日硝煙戰火。她微微一笑,感謝那個曾經被她崇拜甚至喜歡著的男人。
而被她惦念著的男人深埋地下。
他被葬在阿修弗德校園外隱秘的小林中。在這裡鮮有人來,它被歸為了阿修弗德的領土。
“這裡安葬著第九十九代皇帝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布里塔尼亚的战争由他終結。”
“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的名字下面,還有一行篆刻“魯路修·蘭佩洛奇”的小字。
在他的墳墓旁邊,還有一座小墓。沒有棺材,也沒有骨灰盒,這座墳墓主人的遺體都沒有留下來。
“羅洛·蘭佩洛奇”。
利瓦爾和米蕾彎腰放下手上白花。米蕾嘴角噙笑,眼眶間還有些許濕潤,她定定神不再去回想從前無憂無慮的校園生活,手指掃去白色手套碎葉泥塵。利瓦爾緊抿著嘴,強忍住眼睛突如其來的熱感,手握成拳不發一言。他可以稱得上是魯路修·蘭佩洛奇生前的摯友,他始終不相信自己的摯友只是想要統治世界專制獨裁,哪怕是親眼所見。
米蕾深呼吸調整心情,上揚語調挽過身旁人的手臂。
“好啦,哭什麼!魯路修可是會笑你的!”她說。
利瓦爾點點頭,還是紅著眼睛,努力想要在臉上扭出笑容。
“今年的煙花……魯路修和羅洛也會看到的。”
米蕾抬頭,樹林裡只有燦爛陽光和斑駁樹影,用自然庇護著這對安靜沉睡於地下的兄弟。
“還有夏莉和朱雀。”她頓了頓,補充說,“我們還要請妮娜和娜娜莉來……學生會都要來。約好了一起看煙花的,不是嗎?”
利瓦爾伸出空閒的手,反覆在她的手背上,無聲安慰帶來的溫暖令她粲然一笑。
“時間過得真是快啊。”
她最終還是歎了口氣,轉身和利瓦爾一同離開兩座墳墓。
米蕾和利瓦爾訂婚了。
由於米蕾是貴族世家,即使只是小小的貴族,訂婚儀式是必需的,況且利瓦爾還在上大學。這個在學校不知追求學生會長多少年的小夥子終於如願以償贏得了自己的未婚妻,開始真正地成長起來。
——他們都成長了。
——而地下的人永遠停留在他們的青春之中。
正是一個巧合又偶然般的錯過。米蕾和利瓦爾走後,遠遠的幾個身影緩緩步來。
他們總是錯開的,與其說是巧合不如說是故意。推著輪椅的一個看不清面龐的男人和被華貴輪椅推動的女孩逐漸接近樹林的深處,並在兩座墳墓前停下。男人往前推推輪椅,淺髮的女孩費力彎下腰,將花束鄭重地放在兩座墓碑前,另一束花的旁邊。
“兄長大人,我和朱雀來看您了,還有羅洛哥哥……”
“雖然我不認識羅洛哥哥,但想必是和兄長大人一樣溫柔的哥哥。有羅洛哥哥陪伴在兄長大人身邊,兄長大人現在是不是很幸福呢?以前都是因為我的任性,讓兄長大人那麼苦惱。”
女孩顯然是在強顏歡笑。她的聲線已不自覺開始顫抖,伸手撫觸上冰冷石碑。
“兄長大人,我會聽從您的話,努力堅強起來,守護這個溫柔的世界。”
然而她自己知道這個世界並不溫柔。皇帝魯路修的死是那麼令人訝異,像是猝不及防的夢醒時刻,在此之後無數的弊端被暴露出來,像是無聲宣示著這個國家早入骨髓的腐敗。當然她深知自己的兄長是睿智的,他留下了種種推測和應對的策略,讓她在失去兄長保護之後能夠自力更生。
女孩背後的男人始終沒有說話。他抬起頭,翠綠色眼眸在陽光下沉澱出不一樣的穩重。他也不需要說話,他的言語早在兩年前內心的宣誓中說盡了。
——我和娜娜莉會代妳守護這個世界。
他垂下眼瞼,輕撫女孩淺色的長髮,後者受到如此般的安慰,反而忍不住地失聲落淚。
C.C.,不老不死的魔女還在布里塔尼亚皇宮裡。據她說,魯路修的離開並不能夠讓她跟隨,與其如此不如看看他所要創造的這個世界。她沒有來到墳墓,因為她不需要看到冰冷的兩座石碑,只要她陷入沉睡,陷入C的世界中,就能夠看到那個令大家又愛又恨的身影。
——魯路修·Vi·布里塔尼亚在C的世界。
作為一個Geass能力的擁有者,這麼說其實也沒錯。她與他的意識會在C的世界重逢,只是如今她在那個世界裡根本尋不到魯路修意識的氣息。
已經兩年了,但這兩年在C.C.眼裡根本算不了什麼。她靜止在時間之中,真正稱得上是魯路修·蘭佩洛奇的共犯,和他一起沉眠在了時光的海洋裡,駐留在年輕的歲月。
——只是這種海洋,什麼時候會出現火山爆發呢?
C.C.不知道,但她不介意等,也不介意再有後繼的契約者完成她的願望,只是她的共犯只會有一個,僅此而已。
風輕柔拂過人柔軟臉頰,隨之而來的卻是霜雪般的寒冷。金髮的雙胞胎姐妹不約而同用厚重大衣裹住身形,踏入地下冰窖。
她們聽到地下室裡反常般傳出的歡呼,淡眸与碧眼對視一瞬,走近發聲來源。在閃光的冰冷器械之中,擱在墻角的大方水晶蒙上灰塵。
“成功了……”
她們中的一個突然發出聲音,顫抖聲線伴隨的是兩人神態的扭轉。她們喜悅而畏懼,身體都不由自主癱軟下來。
而後在場的人也做出了與她們相近的動作。衣襬窸窣曳地,緊接著傳來口號似的歡呼。
“All Hail Britainnia! ”
“All Hail Lelouch! ”
他們的願望就要實現了,如潘多拉之盒內僅有的遺留之物一般,微小,卻永恆不滅。

评论(3)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