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伏八】SARI&MISHA之間的故事(序)

猿比古喵和美咲喵的故事

就放個短小的序,超級短小.....

慶祝自己有隻喵比古了。q


Sari是一隻野貓。

從外形角度就看得出來,黑得發藍的毛色配上同樣暗藍的眼瞳,冷冷地看著人類們你來我往。

它被一個熱愛喵星人的女孩子撿回家,那個女孩子抱它的時候還被它撓了一爪。

而Misha卻是一隻家貓。

很小的、玩偶大小的貓種,連耳朵也是觀賞性得半垂,每日被人細心呵護,柔軟的皮毛會被仔仔細細地梳理,由於生來的嬌小,甚至主人帶它出門都需要小心抱著,生怕有人踩到。

這樣兩隻貓卻被同一戶人家養著,哥哥養Misha,妹妹卻養著Sari。隨主人長大的Misha也隨了他的性子,明明是該在人群間撒嬌的可愛品種,卻像野貓一般活潑好動,喜歡到處跑。粗心的主人在它多次外出遊玩尋找的過程中也得了幾絲細心體貼,在房門口放了個供它打滾的軟墊。

本該是野貓的Sari卻像家貓一樣安靜得很。它不喜歡曬太陽,通常待在昏暗的房間裡踡起身子睡覺,於其說是安靜不如說是陰沉。這時候Misha就會動起它的四條小腿費勁跑到Sari旁邊,伴隨一聲興奮的喵叫,隨後又是一聲少見的屬於Sari的慘叫——Misha嬌小的身軀整個兒撞到正在閉目休憩的另一隻貓身上。隨後就是兩隻貓的打情罵俏[劃掉]打打鬧鬧,瞬間整個屋子都充斥起它們倆的貓叫聲。

Sari雖然安安靜靜的,卻是意外很黏Misha以及飼養Misha的主人。也許是愛屋及烏,又或者是什麼,喵星人的心思人總是猜不透。總之Sari會在客人到來的時候擋在Misha面前衝著人喵喵叫,擺出一份煩躁的樣子。隨口一說,那位客人和Sari不知為什麼也很相像,和Sari毛色相同的髮色,如出一轍的瞳色,只是多了副更顯陰沉的眼鏡——還有脫口而出字字不離的咂舌。至於為什麼這位客人總是侵犯它的領地,這又是另一個故事了。

正是下午夕落時分,Sari在房門前慢悠悠甩尾巴踱著步。Misha玩著毛線球睡著了,被它蓋上了叼來的小毛毯。這個時候一般主人都該回家了,貓的耳朵很靈,不會放過一絲一毫的細小聲音。

——果然又是一陣活力沖天的敲門聲。

Sari停下腳步,低頭舔舔爪子,等待廚房裡忙碌的人開門。

“我回來了——”

“美咲!今天又是這麼晚回家!”

“那個——我和猿比古去學習了!是吧,猿比古?”

“……阿姨好。”

Sari聽不懂他們在說什麼,它只知道又看見那個討厭的客人了。

它故意撲在飼養Misha的主人身上喵喵叫。

“啊——Sari!真乖啊守在這邊——等等別舔哈哈哈好癢!”

“……嘖。”

——臭貓。

——該死的搶走Misaki的人!

一人一貓又開始了眼神大戰。

Sari喜歡那個飼養Misha的主人。他擁有和Misha相似的名字,相似的顏色。

——八田美咲。

明明是和女孩子一樣的名字,就像Misha本應是只母貓的名字一樣。

“Misha在哪兒?”Misaki蹲下身問它。

Sari舔舔他的手。Misha在睡覺呢。

“……嘖。”

又是煩人的咂舌聲。Sari感到后頸被提起,然後是渾身騰空——他被一雙修長的手提起,接著隨意扔在了一邊房門后的軟墊上。

“——喵!”

Sari發出憤怒的呼嚕聲,腳上肉墊伸出鋒利貓爪。

今天的人喵大戰又開始了。

房間里,Misha趴在柔軟的墊子里,蹭蹭身上的毛毯,愜意地打著小呼嚕。


要知後事如何,猿比古親親我再聽下回分解。

——tbc。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