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Alice in the Wonderland【5】

提一句已改名为眉毛猫咪√

另外别说梅格眼睛不是这个色了……本家tv是蓝的环境色太重是马甲色看起来应该再深一点偏向紫√人设图则是和头发差不多?扣细节快死了orz

英先生这么冷漠是因为虽然他被国王收(bao)留(yang)了(?)但是阿尔肥的举动让他觉得自己受到了冒犯这样√


————————————————————————————————————


Alice  in  the  Wonderland【5】


英/格/兰。

这奇特又古怪的名字再次出现,却是在安娅的口中。“英/格/兰”究竟是什么?很久以前,黑桃国的王后曾不止一次提到这个名字——他提到了很多名字,自然国王也没有太过上心。随着王后的“死亡”(阿尔弗雷德不是太过确定,毕竟亚瑟已经回来了不是吗?),十三年后归来的亚瑟又提到了这个名字,继而是安娅——或许是罗莎。而他所知的只有亚瑟说过的话,“英/格/兰”是“英/国”的一部分。那“大/不/列/颠”又是什么?

“亚瑟跟我说……那是‘英/国’的一部分。”阿尔弗雷德慢慢地说。他感觉自己的脑子里一片混乱,隐约的线根本连不上,目前得知的不是他所能理解的,倒不如说他脑内的线一条一条,全是毫不相关的异面,被强迫连接在一体。

“也许那不仅仅只是一个地名。”安娅捧着茶杯,“罗莎提到了它——‘英/格/兰’。她说‘英/格/兰来了’。土地不会自己长脚跑过来吧?而且我查过了地图,根本没有这个地方。”

“‘英/格/兰来了’……”阿尔弗雷德低声重复,“罗莎在哪儿?我没有在宴会上看到她。她或许知道很多……”

“罗莎被艾米丽带走了。”一直不说话的梅格终于开口,声音弱弱的,没有抬头。

“罗莎不是在宴会上的吗?”这下子换安娅疑惑了,“她没和艾米丽一起出去啊——?”

“艾米丽对她施了隐身魔法。”长发红衣的女孩小声说,“梅格看到的。”

“该死……”安娅低声骂了一句,放下了茶杯,嘴角笑容却越来越灿烂,不过这可不意味着她很高兴——阿尔弗雷德敏锐地看到她握紧了铁楸的金属手把,“她肯定去找你那个——姑且就说是王后——去找他了。”她皱皱眉头。

“她为什么要找亚瑟?”阿尔弗雷德不解。关于罗莎、亚瑟和艾米丽的事情,这群隐藏在地下城堡里的人从来不肯轻易多讲,在十三年前就瞒得密不透风。

“总之不是好事。”安娅不再多说,“你只要知道别让艾米丽和你那个王后见面就行了——你知道,艾米丽会蛊惑他。保护好那个王后,如果你不想让他死的话。”她站起身就往门外走去。

“等等!——亚瑟会有危险吗?”阿尔弗雷德知道安娅依然不会告诉他所有,梅格也不会,不过最重要的永远不是这个。

“会。”安娅拉开门,“——极度危险。”

“……知道了。”阿尔弗雷德不再多问。他随着安娅一同走出去,转头看了梅格一眼,后者照旧捧着茶,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门开了又关上。外边一瞬间的喧闹传进房内,又在魔法的蔽隔下销声匿迹。梅格小口抿着茶,过长的碎发阻碍她的视线,她伸手随意地拨弄到一边,抬起头,深蓝紫眼眸无神涣散地看向前方。


深夜的王宫安静地伴着夜晚沉眠。阿尔弗雷德缓慢地推开门,轻手轻脚走进房间。房间里浅紫纱幔从天花板上垂下,掩住了柔软大床,一边的床头柜上搁置着玫瑰花瓶。双重微弱的呼吸声,其中一个均匀安定,想来床上的人已经安然入睡了。

国王刻意放轻脚步,他踌躇般地走向前,又似乎在怕什么似的退回来。万一亚瑟发现了他在这儿会怎么样呢?他并不想吵醒他的王后,无论是在哪一个结果上来看。他听到呼吸声越来越近,终于下了决心上前。他坐在床边的靠椅上,蓝黑衣边扫过纱帐,一手搁于床沿,窸窸窣窣的摩擦音微弱而清晰。

帷幔内的光景他看得并不是很清楚。他眼前是一片朦胧的淡金,隔着紫纱重叠出梦境般虚空真实的美感。这对他自己来说也是虚假而又真实的——王后回来了,也许是他,也许又不是他。

这距离是那么得近,他甚至能够隔着帐子感受到对方的温度,对方的气息,对方的存在。他知道熟睡的人身上穿的是那件暗紫绸袍,知道他自己也有一件同样款式的深蓝长衣,却不知道拥有一模一样外表的是不是他深爱的王后。

渐渐地他困倦了。国王眯起眼,撑着下巴,正一副快睡着的样子,却又打个哈欠抑制涌上来的眠意。他擦了擦因为疲惫而湿润的眼眶,变换了下姿势,没有多余的举动。直到他自己也即将陷入梦境时,一个激灵打醒了他。他尝试着伸出手拨开紫色的帷幔,对方并没有反应,他放心地拉开,金与蓝穿过了浅紫交错,伴随而来的是试探的低语,亲昵般地呼唤对方的人名。

“亚瑟……?”

“亚瑟。”

手指将帘子固定在一旁,阿尔弗雷德试图感受到更多。他伸手想要抚上那闭眼熟睡的人,却猛然停顿,甚至没有碰触到人的指尖。

“阿尔弗雷德。”

他的王后醒着,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你想干什么?”

“……我只是想——”

“——有何贵干?”

英/国眯起了眼睛。他坐起来,直勾勾地盯着阿尔弗雷德。这个愚蠢国王把他当成王后了,自己想想也就知道他的回答是什么。可是他不是王后,他是英/国。人们会因为私心而受到蒙蔽,也只不过是自欺欺人,其实内心都明白得很,只是不愿意去承认或者否认而已。这点他看得很透,就像他的曾经遇见那个北美新大陆的孩子,那场扭转他一切的战争,到如今逐渐弱小的国力,他自己也不愿承认,不能释怀。

过于冷漠的态度显然让阿尔弗雷德受伤。“嘿,别这样,亚瑟。”他解释道,“你看我并没有要做什么——”

“——那就请回你的房间去,国王陛下。”英/国不客气地发了逐客令。他应该尽早找到方法回去,无论他究竟是为什么而被抛来这个地方的,为了避免更多的麻烦产生,“我原本想深夜来访也许会有什么要紧事。”

“不……没有。”

或许是有的。安娅说了艾米丽会对亚瑟不利,尽管他不喜欢安娅,至少她不会撒谎,况且梅格没有反驳。他并不想告诉亚瑟,王宫应该是个安全的地方,而他身为国王,有责任保护自己的王后。

“听着,亚瑟,你得跟一个人保持距离。”

“哈?”英/国不理解这突如其来的语句,“什么?”

“出了点特殊状况。总之你如果遇上一个女人,得和她保持距离,最好避开她。”

“女人?什么意思?”英/国脑子一头雾水。

“呃——她以前很喜欢你,死缠烂打……”阿尔弗雷德随口胡诌。反正对方不知道。

“……我知道了。”英/国说,半信半疑地看着他。

“她叫什么名字?”

“艾米丽·琼斯。”


——TBC——


评论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