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Alice in the Wonderland【3】

英/国在床上辗转反侧。

他睡不着。同样是柔软的大床,床头柜上搁置玫瑰花瓶,可是他不适应。

这一切发生得太过突然和奇妙。但充满魔法文化并相信超自然现象的大/英/帝/国很快就下了结论:他到了另外一个不为所知的世界。

次元转换,他实在是没有料到这种被人民们所热衷的幻想会成真。

而且,那个国王——阿尔弗雷德·F·琼斯,竟然还把他当成了王后!

英/国回想起晚餐时刻阿尔弗雷德的举动就知道。那种奇特的、小心翼翼的眼神,努力保持平静温柔的语调(英/国绝对不承认他脸红了),殷勤到过分的行为(国王一直在试图跟他搭话)。不得不说真和美/国一样是个蠢货,虽然——只是有那么一点——帅气。

他尝试着把头埋入软枕间来使自己的头脑冷静,但很显然他失败了。浅紫色的纱幔从天花板上垂下,渐渐地扩散、扩散开,发生的一系列怪事化作了沉重的睡意,温柔小声地催他入眠。他的眼睫颤动,上下眼皮缓慢地、挣扎般地合拢——

——突然他陡然清醒。身为国家异于常人的敏感和多年的战争经历让他骤然警惕。房间里有人,尚未熟睡的他立即意识到了这一点。双重微弱的呼吸声在寂静而宽敞的房间里清晰可闻。

英/国没有动。他不知道这个突然闯入的(他听见了微弱的推门声)是谁,也不知道他要做什么,能做的只有警惕。他听见那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和呼吸声越来越近,从后绕至前,踌躇般地来回转悠。英/国不禁有些烦躁,轻微地睁开眼眯成一条缝,努力装作自然熟睡的样子。

帷幔外的光景他看得并不是很清楚。疑似蓝黑的衣边扫过帷帐,紧接着的是一阵窸窸窣窣。他眼前出现了朦胧的金色,隔着紫纱帷幔重叠出了一种梦幻般虚空而真实的美感。

呼吸近了。

英/国暗自关注着这闯入者的一举一动。对方似乎并不想做什么,这令英/国感到疑惑。等到他甚至快要再次睡着时突然传出了一阵窸窣的摩擦音,帘帐动了动,他隐约看到一双手隔着帐子压在床沿。距离是那么得近,英/国紧绷住身体,保持着随时能防御状态。深绿色的虹膜在额前碎发与睫毛的遮蔽下隐藏得很好,他尝试着看得清楚些。

然而他愣住了。透过帷幔所见的面庞并不清晰,但他还是能够辨认——和美/国长得近乎一模一样的黑桃国国王阿尔弗雷德。这位国王坐在床边的靠椅上,一手搁于床沿,一手撑着下巴,正一副快睡着的样子,却又打个哈欠抑制涌上来的眠意。他额前的金发上有一撮不听话地翘起,湛蓝眼眸比海色长衣更加明亮,方才掠过的蓝黑衣边垂落,浅悬于地毯之上。

阿尔弗雷德?他怎么会在这里?他要干什么?

一连串的疑问在英/国的脑海里萌生。国王打哈欠的样子像极了美/国——倒不如说他是美/国的翻版,然而这却是两个人。

他知道阿尔弗雷德正托着下巴看着自己。英/国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么做,阿尔弗雷德只是在一直一直地看着,偶尔困倦地打个哈欠变换下姿势,没有多余的举动。英/国感到很累,柔软舒适的床铺就像是深渊一般引他入睡。

帘子动了动,然而他闭上了眼。

一只手轻轻拨开了紫纱的幔帐。在微弱的光的朦胧下,金与蓝透过了紫色交织,伴随而来的是安和的轻语,亲昵地呼唤着他的人名。

“亚瑟……?”

阿尔弗雷德试着呼唤。他的王后似乎睡得渐渐安稳下来,也许就连床上的人自己也不知道,他睡着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卸下了一切的防备,然而保留着安静的本质,眼睫轻颤,呼吸均匀。那精致苍白的面庞上总是没有笑容,他浅浅皱着眉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在做噩梦。

这种神情出现在这张脸上,距离他上一次看到的世界是十三年。

“亚瑟。”

国王轻轻地唤着,却并不愿将人吵醒。多重的倦意侵袭他的脑子,他甩了甩头,努力地保持清醒。在他面前的是离开他十三年的王后,活着的,睡着的王后。

他伸出手试图抚上对方的手,想抓得更紧些,不过他没有这么做,甚至没有碰到人的指尖。他犹豫地收回手,对上那人的脸时却猛然僵了一刹那。


他的王后醒着,碧绿的眼眸看着他,面无表情。


——TBC——


评论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