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Alice in the Wonderland【2】

突然发现自己的文题语法不对,不过我觉得这是一个美丽的错误,才不是我一时没发现。文风总觉得改了很多……凑合看着吧【bu】另外是爪机党有错字请不要大意地提出。

Alice in the wonderland【2】

——Is it real?

英/国觉得他真是疯了。

这就像是一场梦,只有梦才会荒诞得真实。他环顾四周,充斥异国风情的装潢令他有些不适应。

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明明应该在伦敦自己的家中醒来,温暖的早茶沁香会给他带来新的一日。而不应该是这样——他走到镜前。依旧是金发绿眼,还有一对粗眉,只不过身上的新服饰让他觉得有些奇怪。剪裁异常得合身,还是采用的立体剪裁法,就连腰处浅浅的下凹也完美地收紧贴合。头顶的小礼帽有点歪,他正了正,下意识地理齐身上的褶皱,也只是轻轻一掸。口袋里似乎有什么东西,他伸手去掏,掌心一只黑桃形金属怀表,正滴答滴答走动着,精巧的花纹勾勒出一个华丽而别致的字母Q。

——这又是什么东西?他疑惑地看了一会儿,没有太过在意,金色的表链随着怀表滑落于桌上。他偏过头去看门,那儿正传来大门木质的叩击声。

“嘿,晚上好,亚瑟。”门被打开了,出现的是黑桃国的国王。英/国觉得他更加头疼了,和美/国长得近乎一样的国王——这听起来真糟糕。

“晚上好。”英/国抿了抿嘴,回应道。国王的名字和美/国的人类名字一样——阿尔弗雷德·F·琼斯,是在他本人口中得知的。

国王微笑:“我猜你饿了,现在该是晚餐时间。不过在晚餐之前,我和王耀——哦,那是我国的骑士,我猜你肯定听到过——不管怎么说,我们是想弄清楚一些问题。你不介意吧?”

“当然不,国王陛下。”英/国低声说道,“事实上,我也想搞清楚。”

“你可以叫我阿尔弗雷德。”国王说,他冲着英/国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然后示意对方稍等。他朝门外探身而去,并且很快就重新回来了,随带的还有一个人,英/国猜测他就是王耀——长得酷似中/国的东方人。

“亚瑟·柯克兰先生?”东方人友好的口吻与态度让英/国觉得放松了些,“你好,我是王耀,黑桃国的骑士。柯克兰先生是哪国人阿鲁?”

看来这里的王耀也有口癖。“我是英/国/人(E/n/g/l/i/s/h)。”英/国略带自豪地说,尽管他并不确定这个古怪的地方是否存在英/国这个国家。他也不知道黑桃国,事实上“黑桃国”这种名字更像是童话里才会出现的国度,“呃——大/不/列/颠/及/北/爱/尔/兰,你知道吧?”

他看见王耀惊讶疑惑的神色:“不,我从没听说过这个国家阿鲁。英/国?大/不/瑞——还是什么?”

“——大/不/列/颠?”阿尔弗雷德说,他看上去也很困惑,不过他至少叫对了名字,“我原来好像听过亚——呃——王后说过。”

“王后?!”王耀和英/国异口同声,随即两人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迅速抱歉地相互对视一眼。英/国问道:“你是说——贵国的王后也是英/国/人(E/n/g/l/i/s/h)?”

“不,他是黑桃国人。”王耀飞快地否定了。

“他只是提起过大/不/列/颠和英/格/兰(E/n/g/l/a/n/d)。英/格/兰是英/国吗?”阿尔弗雷德好奇地问。

“是其中的一部分。”英/国有些尴尬。他觉得“王后”会是他弄清一切的重要线索,“敢问贵国王后……”

“他在十多年前就过世了。”阿尔弗雷德开口。

“哦,我很抱歉。”英/国立即说。

“他也叫亚瑟·柯克兰……”阿尔弗雷德语气迟疑,“而且他和你长得一模一样。”

“连服饰也是一样,”王耀叹了口气说,“我从来没遇到过这种事。”

“我在猜想,”黑桃国的国王很明显在压抑激动的情绪,英/国想起了美/国每次拿到日/本的游戏跃跃欲试时都是这表现,“说不定你就是——”

“哈?什么?”英/国说,他很快理解了国王的思维,“不,我怎么可能——”但是他的辩解立马就被打断了。

打断他的是王耀。这个阅历丰富的东方人少见地惊呼起来:“那是什么?”他呼喊国王的名字,“阿尔弗雷德!快看那是什么?”

英/国侧过脸。他和阿尔弗雷德都看到王耀的手正指的是那块放在桌上的怀表。英/国把它拿过来。怀表的时针和分针正在走动着。

“介意给我看看吗阿鲁?”王耀问,英/国把怀表递给了他。王耀这次没有再惊叫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复杂,他又将怀表递给阿尔弗雷德。英/国看到国王的表情更加激动了。

“没错——阿尔弗雷德说得对,”王耀轻声说,“你的确是王后。”

英/国一瞬间感觉脑子炸了。

——TBC——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