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帽子的国王猫

永远在生死边缘来去的猫咪。
完全看不出是大学的懒得要死的猫。
冷逆cp专业户,杂食。

紫色逆流

只是写不出稿子的脑洞产物……想写一个疯子亚瑟结果似乎好失败的样子。

脑子乱乱的也不知道码出来的是什么鬼……


 CP:作家米❌艺术家英

————————————————————————————————————


Violet 《紫色逆流》 


By 眉毛猫咪 


也许艺术家天生就与他们隔着一个世界。 


阿尔弗雷德停下敲击键盘的动作。


他喜欢用电脑进行创作,无论是一字一句,还是一笔一画,似乎是个人的怪癖,正如他隔壁的那个老古董一样。


一张羊皮纸,一支白色羽毛笔,正统而乏味的房间,精致得没有人情味,连他电脑里高速运转的处理器都显得更加富有情感。


他看见过电光。 多姿多彩的,有白的,蓝的,金的,甚至还有可怖的红色,当与深邃夜空结合在一起破开潮湿空气里,就闪出了迷人的紫罗兰。 


他揉揉太阳穴,扔下那沓摊在桌边的写了一半的手稿。 


亚瑟·柯克兰就像是那朵闪出来的紫罗兰,阿尔弗雷德想,那一瞬间的爆发和疯狂是思想升华的歇斯底里。 


可是这不对。 


紫罗兰会枯败。 


而他会泯灭。 


晴朗的天气从来不适合亚瑟·柯克兰的创作。


正因为他像那束该死的电光。 


他想毁了自己,心甘情愿地投入泥土的怀抱,让仁慈的大地接纳他这朵闪电变成的紫罗兰,用疯狂的电流旋转入平和的自然。 


阿尔弗雷德推开门。 


亚瑟又在抽烟。从紧闭的房间门里飘出来的烟味,他猜测那黑暗的没有灯光的房间里一定弥漫着浓重的烟气。 


他们天生就是不合群的人。阿尔弗雷德也许是个例外,可亚瑟·柯克兰则是一个极致。 


“嘿——亚瑟?” 阿尔弗雷德轻轻敲了敲房门,在阴暗房间里想构思的亚瑟总是显得异常暴躁。


“七点了。你是要叫外卖还是——” 


出其意料的是房间里的人没有隔着门大吼。他听到了微弱的脚步声,随后门动了,慢慢地被拉开了,一股浓重的烟味散出来,他不禁别过头咳嗽。


“咳——咳,亚瑟,你可别再抽了。” 


“出去吃吧。”略微沙哑的声音依然是往常的伦敦腔,“我想看看外面。” 


或许亚瑟已经想出了什么。阿尔弗雷德没有过多地说话打扰对方的思路。


他看着眼前略显瘦弱的人,金色的乱发,看上去明显走神的绿眸——亚瑟半垂着眼睛在发呆,那双眼睛简直无神而犀利得令人恐惧。 


不过他自己也是如此。 


“我听说下星期六你要去签售。”亚瑟率先开口,这可把阿尔弗雷德吓了一跳。 


“哦——没错。”阿尔弗雷德立刻说,随即送上的是一如既往灿烂笑容,“在纽/约!” 


“美/国吗?你定了什么时候的机票?” 


“下周四就去。你也要来吗?” 


“嗯——或许。可能我要留在这儿。” 


“好吧,那可真遗憾。”阿尔弗雷德说,“你要是能来就再好不过了。对了你听谁说的?” 


“马修。” 


“我都不知道你竟然还和他保持联系。你有他电话吗?我找不到他了。” 


“过会儿给你。” 


阿尔弗雷德套上了一贯的褐色羽绒衣。亚瑟看到这样皱了皱眉头,也没说什么,回房间换了他的正装——至少在阿尔弗雷德看来是正装。英/国人的怪癖,这就是他永远不能理解的异国文化,就如他大学和室友菊住在一起时一样的道理——菊是日/本人,按这点来说还是欧美文化更能让他适应一些。


他们走出门。


温度的骤降让亚瑟缩了缩身子。他捂捂手,低头往手心哈着气,随后抬起眼。


夜景很美。各色的霓虹灯,明亮得比自然界的星星还要漂亮。


可是这不对。


亚瑟偏过头,对上阿尔弗雷德的目光。湛蓝色双眼是澄澈的天空,他和阿尔弗雷德想到了一块儿。


不自然的东西怎么可能比自然赋予的还要美丽?


人类所创造的却超出了上帝的恩赐。过于的鲜艳,繁华,人们妄图把不自然的比作自然,犹如他们现在所做的一切,他们的生活,他们笔下的种种产物。


过多的繁荣是会湮灭的。


他们都看透了这一点,却仍旧沉醉于其中。


因其名艺术。


无论阿尔弗雷德还是亚瑟,他们拥有的其实都一样,只是亚瑟走得更加极端了些。


“我想好了你下一本的封面图。”亚瑟说,他转回目光看着远处高楼透过的亮丽色彩,“Violet. 它像是一种控诉,不是么?”


“这可真令人费解。”阿尔弗雷德微笑,“紫罗兰明明是象征高贵的花。”


“当高贵溺于腐败之中,花就会归为泥土。”亚瑟低声道,“话说回来,你想好了书名吗?”


“刚刚才想到。”


“叫什么?”


“紫色逆流。”


FIN.


★很多想写的都没写出来,似乎是一篇失败的伪意识流吧?【shenmegui】紫罗兰就像亚瑟呢,不过也许紫罗兰代表的不只是高贵。在文里是自然、非自然的代名词,很难准确地说——就看个人理解了,这样?希望大家不嫌弃www《爱丽丝》会继续缓慢地【?】更新。


评论

热度(5)